您好!今天是 網站簡介 | 設為首頁 | 添加收藏 | 本站聲明 
  本網宗旨
播撒法治陽光,維護百姓權益。傾聽弱者聲音,奉送人文關懷。履行監督職責,構建和諧社會!
    


法律學人
以下排名不分先后

 

馬懷德

王紅巖

卞建林

葉自強

劉善春

湯維建

陳桂明

宋太郎

楊宇冠

肖建華

張晉紅

謝  丹

章武生

韓象乾

樊崇義

王福華

齊樹潔

喬  欣

陳光中

宋英輝

沈德詠

楊榮新

張衛平

謝佑平

常  怡

譚秋桂

薛剛凌

譚世貴

程味秋

崔  敏




 ●北斗:互聯網時代,人人都是記者,人人都可以做記者!
民情調查
您認為“打官司難”的主要原因是哪一項?
1、當事人法律意識淡薄,法律知識欠缺。
2、執法者業務素質不高。
3、司法腐敗。
4、地方保護主義嚴重
5、政策與法律沖突,法律與地方性法規和行業規范相左,使得執法者無所適從。
6、無法可依。
    
網站顧問
中央電視臺方書華老師題

 


本網與中央電視臺等媒體聯合開展“民間尋寶記”活動

  獨家報道  
究竟自殺他殺:三條人命怒問安徽利辛縣公安局(組圖)

作者:韓文輝(王友明整理)來源:中國百姓法制網

 
編者按:轟動江淮大地的三死一傷兇案,在一定程度上,或多或少地暴露了當地司法機關存在的深層次問題,至少從正確履行司法的職能來看,離群眾的正當要求,還存在不小的差距。真誠希望有關司法機關能夠從司法為民的角度,多反思一下自己的工作,按照當前中央“四個全面”、“三嚴三實”的要求,切實加大工作力度,服務于民,取信于民。

安徽利辛縣公安局辦公樓

一、叫一句“綽號”,竟惹來三死一傷兇案
  
2014年3月26日23時許,在安徽利辛縣城關鎮黃福廣家,發生一起兇殺案,造成三死一傷,即黃福廣、黃文振、韓允海死亡、黃福芝(女)受傷。
其中,黃福廣、黃福芝系黃文振的子女,韓允海則是我(韓文輝)的父親。我父親與黃福廣在一定程度上系朋友的關系。案件的起因很簡單,案發當天下午,我父親在之前不認識黃福芝的情況下,當著她的面,叫了一句她哥哥黃福廣的綽號“麻子”,致使黃福芝頓感不快,以為冒犯她的哥哥,就打電話喊來她哥哥,黃福廣等人來后就不分青紅皂白,遂與我父親發生嚴重的肢體沖突,我父親先后被他們打了兩次。之后,感到十分委屈和生氣的我父親就在當晚,一個人駕車來到黃福廣家“理論”,過后不久,就發生了震驚當地的三死一傷兇案。
 
二、史上破案“神速”,父親被定性為“自殺”
 
聞訊出警的利辛縣公安局于2014年3月27日對此兇案進行立案偵查。讓人萬分不解的是,3月28日,即立案后的第二天,該局就非常自信地撤銷該案件,定性我父親系“自殺”的結論,可謂是史上最“神速”的破案者。不僅如此,急于領功請賞、夸耀“戰績”的利辛縣公安局還按捺不住地在安徽電視臺、新安晚報等省級媒體大肆渲染我父親系“自殺”的結論,于是我父親作為一個“惡人”的名聲被傳播到大街小巷。
而與此形成鮮明對比的是,利辛縣法院則在三份相關判決中,均先后不認定我父親系自殺的結論。該判決書認為“僅從證據來看,不能確定韓允海自殺”。
作為韓允海的兒子及其他家人,我們主張:只要公安機關切切實實擺出確鑿充分的事實與法律依據來,我們無話可說,愿意依法接受相關處罰。而對于遇害的另一方,我們不僅非常同情他們,而且也相信他們會依法討回一個公道,讓三死一傷兇案早日大白于天下,讓死者能夠安息瞑目,也讓生者不再糊里糊涂,互相怨恨。

我父親韓允海的靈堂(尸體還在自家存放)

三、“自殺”結論破綻百出,公安機關難以自圓其說
 
除了利辛縣法院對韓允海的自殺結論不予認定外,公安機關還存在大量的漏洞及問題,導致自殺結論不夠客觀真實,難以服人:
僅從辦案的工作作風和案宗的基本證據來看,利辛縣警方還有不少值得注意和改進的地方。譬如相關偵查卷宗缺頁、漏頁;相關證詞前后矛盾,一會兒說看見我父親韓允海殺人了,一會兒又說“前面說的他捅殺我丈夫(即黃福廣)是我想的,沒親眼看到”。
其次從重要證據分析來看,被公安機關稱為作案的唯一兇器匕首,是從哪里來的?是我父親韓允海的?還是黃福廣的或其他人的?如果是我父親的,那么他掛在褲帶上的鑰匙扣上的水果刀為何沒有被直接卸下使用?這里需要特別指出的是,該縣公安局副局長郭飛曾說“給韓允海尸檢時,他腰帶上還別著一把刀,而這把刀根本就沒動”(指上述水果刀)。如果說該水果刀殺人不夠鋒利有力的話,那么他車子后備箱中的砍刀為何原封未動,并沒有被使用?兇案發生前,單憑身體強壯程度,黃福廣就不是我父親的對手,更不要說當天經檢測,黃福廣體內的酒精含量遠遠大于我父親,如果我父親想教訓對方的話,單憑徒手格斗就會制服黃福廣及其年近83歲的老父親黃文振(且案宗顯示,其與女兒黃福芝是聽到打架的聲音后陸續趕來的),也就是說,無論從體力和時間上來講,我父親都根本沒有必要動刀子。聯想到黃福廣生前曾是當地“好又多”超市的保安,經常值更,再加之用自家的六層樓開設旅館,必然會接觸形形色的人員,這樣就不能排除這把匕首是不是他平常用來防身的嫌疑。再說,被警方作為一個重要的目擊證人,竟然當著安徽電視臺的采訪鏡頭,把案發現場唯一的兇器匕首說成是“殺豬刀”,這不是在明顯的撒謊嗎?!睜著眼說瞎話。遺憾的是,他的話卻被警方采信。退一萬步的話,匕首柄上的指紋為什么沒有被及時做出鑒定?在第一次尸檢時,我們問帶隊的法醫主任徐東升:“為什么當時沒有對指紋進行采集?”徐東升回答:“我們沒有想到會用到!边@種最基本的辦案要求,居然被漠視。是警方的疏忽大意,還是有意為之?!既然警方稱案發現場匕首為我父親右手所握,就應該對我父親其實是一個人人皆知的“左撇子”作出合理解釋。一個經常用左手的人怎么能用右手對自己連扎幾刀呢?!從常識、影視劇創作和法醫學的角度來說,一個用匕首深深捅入胸膛并扎破自己心臟的自殺者,是不能自行拔出匕首后又緊緊握在右手當中的。況且,從案宗反映的血跡上來看,警方認定韓允海捅死黃文振、黃福廣后系畏罪自殺,那么刀刃上最后留下的血跡應該是韓允海的,結果法醫鑒定怎么能是黃福廣的呢?!再者從血跡的流向上看,我父親最后是斜靠在沙發上死的,上腹部和胸部共有5處刀口,其坐姿臀部的位置應該囤積大量的血跡,但該位置不僅沒有血跡,而褲子的正面卻有大量的直行血跡,這說明了什么?說明這不是導致我父親死亡的第一現場,而我父親最后的死亡現場是被人故意移動的嫌疑陡然上升!

現場作案的唯一兇器匕首

我父親韓允海死亡的最后現場

當地兩級公安機關曾先后兩次對我父親韓允海的尸體進行檢驗。其中先后記載:“頭皮無破損無血腫,未叩及顱骨骨折”; “頭皮無破損及淤血改變,未叩及明顯顱骨骨折”。而“未叩及顱骨骨折”和“未叩及明顯顱骨骨折”是兩個不同的概念,“未叩及明顯顱骨骨折”則說明有骨折,但不是很明顯,那么多大的骨折才算明顯呢?再次,前者描述:“頭皮無破損無血腫”,后者描述:“頭皮無損及淤血改變”,不僅前后描述不一致,而且與尸體的具體傷情完全相佐。其中,作為我父親韓允海的親屬等人在第二次尸檢時,僅用手機就拍出了我父親顱骨后部有明顯的腫包,這樣怎么能說“無血腫”或者“無淤血改變”呢?況且從相關檢驗記錄來看,我父親胸腹部有五處創口,其中一處為刺破心臟的致命傷。問題是,如果我父親先自傷一處為致命傷刺破心臟,那么他已經無力再形成后來的四處非致命傷;如果他先形成四處非致命傷,出于人的本能反應等因素,他也不大可能自己再形成最后一處刺破心臟的致命傷,爾后還能將兇器匕首從容地從心臟拔出,并緊握在右手當中。因此無論該致命傷在前或在后,無論是生理常識還是生活常識,在沒有外力的作用下,他是沒有辦法做到自己對自己胸腹部連扎五刀。因此我父親韓允海胸腹部五處傷系“自身可以形成”的結論(指自殺),同樣達不到客觀真實的法律要求。
 
“自殺”背后的黑手,縣長的嫌疑浮出水面?
 
我父親韓允海被定性為“自殺”的前后過程,不僅“神速”,更讓人對當地司法機關的做法震驚之余,疑竇叢生!從時間的排列上,即可知一斑而窺全豹。
2014年3月27日,利辛縣公安機局決定對韓允海故意殺人案立案偵查;
2014年3月28日,利辛縣公安機局決定撤銷案件,定性韓允海系畏罪“自殺”;
2014年3月28日,死者黃福廣的妻子、母親及妹妹分別三次向利辛縣法院起訴韓允海的妻子、兒子及女兒民事賠償共計80余萬元;
2014年3月28日,利辛縣法院決定對上述案件進行立案;
2014年3月29日,利辛縣法院裁定對韓允海名下的70余萬元款項予以凍結;
2014年3月29日,利辛縣公安局將扣押的韓允海一輛轎車移送利辛縣法院予以查封。
而上述緊鑼密鼓的過程,均是在我父親韓允海的尸檢報告還沒有完成的情況下進行的。司法機關如此之快,到底為了什么?!
不僅如此,在2014年4月9日,利辛縣公安機關還公開威脅說“你們通知韓家人,如果在明天下午6點鐘之前(即4月10日),還不將尸體拉倒火葬場火化,我們將采取強制措施!
當地司法機關如此迫不及待,我們不得不試著一探究竟。
2015年4月13日在利辛縣公安局院內,我和我媽碰到郭全德(系原利辛縣刑警大隊大隊長,后升為利辛縣公安局副局長),我們說:“郭局長,我父親已經被法院判定為不是自殺,你們怎么處理?”郭全德說:“不可能吧?判了么?”后來我們將判決書說給他看,他還是一直認定韓允海是自殺。我媽說:“卷宗我們也都有了,也都看了,卷宗內連韓允海將對方殺害的證據都沒有,你們怎么解釋?”郭全德說:“對,卷宗里面確實連韓允海殺死對方的證據都沒有,但是沒辦法跟你們解釋,雙方都死了,這就是個死案,誰也沒辦法給你查清楚!
相對于利辛縣公安局副局長郭全德的搪塞、回避乃至狡辯之言,該縣法院民二庭庭長冉獻軍的言語則顯得非常直言不諱。在2014年12月30日開庭后,冉獻軍讓黃家人先行離開后,就挑明地對我及親屬說道:你們不要怪罪我們,我們不判也不行,政府領導壓著,公安局在下面抽(“抽”,當地方言,意為托舉)著,扣押的車是公安局開過來的,我們要退回去都退不回去。
是什么樣的政府領導在壓著這個案件呢?而當地不少知情者的反映,更是讓我們嚇出一身冷汗!死者黃福廣生前曾受雇于當地非常知名的“好又多” 超市,而該超市老板(別名“順子”)與利辛縣長程修略系“鐵哥們”的關系,這是路人皆知的公開秘密。他們推測,如果他沒有在后面撐腰,公安局的人也不可能對三死一傷兇案做出徇私枉法、掩蓋真相和弄虛作假的事兒。我作為韓允海的兒子,一個平民百姓,其實是不太相信程縣長會做出這樣的事兒來,但傳的人多了,我內心也難免打鼓,信也不是,不信也不是,非常矛盾。所以在此,我再三懇請上級領導,也包括程縣長在內,能給弱勢的我們討一個說法,給一個公道。
 
作者:韓文輝 地址:安徽省亳州市利辛縣城關鎮城西村韓大莊27戶 聯系電話:18226448485。
 

 
家教必讀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更多>>
 家長做3件事培養孩子健康人格
 如何培養孩子的時間觀念?
 遞減法幫助孩子入睡 具體13個步驟
 孩子好習慣 家庭做示范
 兒童肥胖影響受教育程度
走近科學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更多>>
 科學家提出向行星發送人類DNA“播種生命”
 銀河系或有約一億顆可支持生命行星
 航天技術幫助設計清涼背心:體外水循環制冷
 哈勃拍攝合成包含1萬個星系超深空宇宙景象
www.ok009.com百姓健康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更多>>
 三伏天最簡便實用的解暑良方
 補鈣有講究 睡前補鈣效果較好
 喉嚨有異物感怎么辦
 早起覺得喉嚨癢癢 要“一吐為快”
 為什么夏天給孩子多吃富鋅食品?
 
www.ok009.com魅力攝影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更多>>
 生命之紅
 中國十大“勾魂”美景
 宇宙星系的精彩照片
 壯觀的龍卷風照片
 索雅的風景攝影作品欣賞
時尚前沿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更多>>
 潮男綠色著裝 注入夏日新鮮能量
 運動風就要Total Look
 聚焦艷陽下 打造最絢爛的風景
 “白馬王子” 夏日潮男純白搭配
 復古泳衣 秀場可不只泳池
人生故事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更多>>
 把公婆接來同住后老公把我當外人
 小三勸我別離婚要愛妻愛家
 丁克族老公在鄉下有個五歲的孩子
 情人破產后把我當路人打發
 偷看了老公的手機他差點把我掐死

文藝茶坊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更多>>
慧心小品文
極品散文
笑花團簇
小說縱覽
詩風詞韻
www.ok009.com體壇風云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更多>>
 200米蝶-焦劉洋破紀錄奪奧運首金
 哈薩克舉重金牌得主否認是中國人
 奧運8名女子羽球選手被取消參賽資格
 男舉呂小軍奪冠 陸浩杰摘銀
 李曉霞4-1摘金 丁寧錯失大滿貫

親密話題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更多>>

 偶像劇中的6個感情誤區
 約會不冷場 7個話題炒熱氣氛
 戀人常玩的心理把戲
 多情女人易受傷 常見的7大感情盲區
 易被甩掉的“垃圾女”三大特征
 
  中國百姓法制網版權所有 2006-2025 法律顧問 蘇明杰 24小時新聞熱線 18211107568  值班編輯 010-69282566轉2068

總編輯北斗QQ416378962 

   經營許可證 
京ICP證06068842號

網站建設支持:蜂巢聯合
贵州快3跨度开奖l结果